您的位置:

首页>暴力虐待> 血腥虐待 2

血腥虐待 2

  第02

    以下内容含有对虐待及拷打情节之描写,对此内容反感之人士及未成年人请勿继续。

  
   冰冰被拖进狼堡地下刑房的时候,脸色煞白。少女知道,打手们又要对她进行严刑拷打了。

    狼堡是j博士和一群虐狂徒建立在大海中一个无名荒岛上的少女集中营,专门用来关押、淩虐和折磨他们从各地绑架来的少女。这伙自称狼人的狂徒都是一些具有强烈的唯美主义趣味的家伙。他们的信条是,任何能够带来快感和享受的过程即是纯粹的审美过程,所以,对这伙虐狂来说,淩虐折磨年轻漂亮的少女也就如同享受美食佳酿一般,是一种极具审美快感的乐事。

    狼堡的十几间牢房里关押着近百名绑架来的姑娘,她们大多正值18至22岁的妙龄,最大的有32岁的少妇,最小的还只是15岁的天真少女,但几乎每个人都有着楚楚动人的漂亮容貌和优美身姿,或清纯、或豔美,使人几乎以爲这里是在举行选美大会。

    然而被当成奴隶的无辜少女们在这里受尽了蹂躏和摧残,要经常供那些狂徒们发泄欲和取乐,有时,少女们被迫赤身裸体地一连几个小时地在那些虐待狂面前强作笑容舞之歌之,甚至被在头上夹上小铃铛、身上粘上羽毛或者被戴上镣铐锁链进行表演;有时被用绳索紧紧地捆绑成各种屈辱的样子,长时间地被吊起来或者绑在道具上,被狂徒们花样百出地淩辱和奸,有时甚至被当作装饰品来装点各种场所。

    j博士就很喜欢在工作时,在他的写字间里吊上两个仔细捆绑起来的漂亮少女。那帮虐待狂们将此称之爲活雕塑对之乐此不疲,因而少女们那柔嫩的肌肤上也总是布满了一道道被绳索紧紧捆绑过的痕迹。可怜的少女们有泪也得往肚里咽,不能扫了匪徒们的兴,只要打手们稍有不满,她们就会受到各种惨无人道的严刑拷打,至于各种方式的奸则更是家常便饭。

    冰冰原来学过舞蹈,所以在被绑架到狼堡后,经常被迫赤身裸体或者穿上各种感服饰、摆出各种感的甫士爲狼人们表演不堪言状的舞,供他们取乐。昨天晚上的表演中,冰冰的表演稍稍有点敷衍,但是没能逃过j博士极具鑒赏力的眼睛。表演一结束,冰冰就被关进了专门用来惩戒犯规女奴的单人黑牢。

    随着锁链哗啦哗啦的撞击声,冰冰被踉踉跄跄地拖到了j博士的跟前。少女赤着双脚,身上戴着镣铐锁链,套在脖子上的铁链往下一直连着手铐和脚镣,沈重的锁链使得少女举手、挪步十分艰难。

    j博士狞笑着,朝少女上下打量着,似乎在考虑今天要用什麽样的刑法来折磨眼前这个让她欲火中烧的少女。他隐约记得冰冰曾受过鞭刑、反绑背吊刑和电刑,今天┅┅想到这里,他拿定了主意,朝着少女狞笑道:小姑娘,今天我要好好训练你怎麽跳舞

    说着,j博士向打手们一摆头:给小姐準备一下,让她当一回电动舞女

    两个打手紧紧地扭住冰冰,动作熟练地除去她身上的镣铐锁链,轻而易举地剥去她身上的衣裙,三、两下就把她剥得一丝不挂。

    少女被拖到了一个刑架下,打手们开始用绳索把她仔细地捆绑起来──这是狼堡的打手们最过瘾、最乐此不疲的事情之一。在狼堡里,捆绑少女对打手们而言,是一种有如仪式般重要的艺术审美过程之一。

    这次,打手们用的是一种较爲常规的日本式绑法──少女的双手先被绑在背后,捆住手腕的麻绳分左右绕到前,从房上下绕过,紧紧地勒住房,然后再回到背后交错;另一条绳子在沟处把房上下的两条绳子紧勒在一起,挤压得房格外突出,然后向上经过脖子两侧吊住绑在背后的手腕,绳子一收紧,少女被反绑的手腕被迫向头部屈起,没有丝毫动弹的余地;另一绳子捆在了少女的腰上,又一绳子在腹部勾住腰上的绳,紧紧地勒在蒂上,然后延伸过肛门在身后再次和手腕绑在一起。

    打手们捆绑的时候下手很重,绑得很紧,冰冰痛得流下了眼泪。手指般的麻绳深深地勒入了少女柔嫩的肌肤里,火辣辣地刺痛,被扭曲的双臂抽筋般地疼痛,少女的全身被勒得几乎喘不过气来。

    打手们在横梁下放了一张特制的低矮方桌,桌面上襄了一块铁板。打手们把冰冰拖了过来,迫使她站在了桌子上,头顶横梁上滑轮里垂下的一绳子与她背后纵横交织的绳索捆在一起,松松地把少女吊在桌子的上方,虽然身体稍有活动的余地,但双脚无法脱离铁板的范围。

    j博士饶有兴致地欣赏着少女站在铁板上赤裸着的双脚,丰满柔和的轮廓、洁白滑嫩的感、足弓隆起的曲线,纤巧圆润的脚踝,特别是致细腻的脚趾,使人情不自禁地産生一种想把它们握在手中把玩的沖动──这是一双天生属于舞蹈的纤足。想到这双漂亮的秀足将要遭受的折磨,j博士不由得露出了一丝恶毒的笑意。

    打手们把铁板接上了电源,j博士走到冰冰的跟前,一把抓住少女的头发,使她的脸仰了起来,j博士狞笑着:今天让你当一回电动舞女,好给你长点记

    说完,把少女的头用力一搡,向打手们命令道:上刑

    一个打手把电源的电压调到了80伏,然后猛地把电源开关一合。

    啊┅┅

    地一声尖厉的惨叫,少女的双脚猛地从铁板上跳起,可随即又落在了铁板上,强烈的电流通过脚底传到全身。少女感到好像站在一块烧红的铁板上,又好像脚底有无数钢针在刺入,痛苦不堪,全身剧烈地抽搐着,双脚不由自主地跳起来,一只脚刚跳离铁板,另一只脚又落到了上面,吊着她的绳索使她只能在这块小小的地方发了疯似地不停跳动。

    可怜的少女一边尖声惨叫着,好以此来缓解一下受刑时的痛苦,一边喘着气,豆大的汗珠从额上、脸上和身上不断地滚落下来,和着少女屈辱的泪水一起不断地滴落到铁板上,不一会儿,就在少女的脚下积起了一大滩。少女私处的耻毛像是一块刚被浇灌过的黑草地,湿漉漉的带着水珠。

    j博士和打手们满意地看着痛苦挣扎着的少女,神情如癡如醉。少女挺拔的峰随着每一次跳动而上下甩动,更增加了拷打时的感,激起了打手们的虐欲。

    这种j博士亲自发明的酷刑十分恶毒,用来折磨美丽的少女时特别具有观赏和官能魅力,它把绳索捆绑的艺术、少女优美的裸体和受刑时痛苦的身姿融爲一体,在打手们眼里,就如同观赏优美的舞蹈一样。这种酷刑是狼堡拷打艺术的代表作之一,深得打手们的喜爱,经常被用来折磨那些不幸的少女。

    眼看着少女的喘气越来越,脸色煞白,脚下跳动的节奏也慢了下来。j博士下令切断电源,让冰冰站在那儿舒缓一口气。他并不想那麽快就让少女昏死过去,他需要慢慢地来折磨她,把少女的痛苦尽可能地延长。受这种酷刑时身体的消耗量甚至超过一次马拉松,更别提受刑时巨大的痛苦和屈辱了。

    蒂在少女不停的跳动中早已被紧勒在上面的麻绳磨破,渗出点点滴滴的鲜血,伤口直接被麻绳摩擦着,再被汗水一浸,顿时剧痛难忍,这种痛感更被遭虐带来的耻辱感所强化。

    冰冰站在那里,痛苦地直喘气,断断续续地呻吟着:饶┅┅饶┅┅了我吧我┅┅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不让你吃够苦头,下次还会偷懒

    j博士狞笑着:别着急,小姑娘,舞会才刚刚开始呢

    等到少女稍稍缓过了一口气,j博士又向打手一扬手:继续用刑

    啊┅┅啊┅┅

    电源再次被接通,少女被迫再次痛苦地扭动着身子,尖声惨叫,双脚拼命地在铁板上跳动着,先前的一幕又被重演一遍。慢慢地,少女的尖叫声越来越轻,成了痛苦的呻吟。

    等到电源再次被切断又重新被接通时,电压已被调到110伏。冰冰已经被折磨得奄奄一息,脸色惨白,浑身的汗水使得她看上去好像刚被从水里捞上来一样。任凭脚底受着电流的强烈刺激,少女再也无力像先前那样剧烈跳动了,她的身体挣扎着,人几乎已经虚脱得无法站立,只是靠那吊着她的绳索才勉强没有倒下,双脚几乎是本能地抽搐着,想要脱离铁板,但刚刚抬离铁板几公分,又无力地掉了下来。

    少女的动作越来越慢,她的眼前金星直冒,并且一阵阵地昏黑,口中吐着白沫,渐渐地连呻吟声也无法发出,只听到一声声重的喘气声。

    终于,可怜的少女再也无力挣扎了,她的头垂到了前,全身瘫软着被吊在横梁的滑轮下,像一只任人屠宰的牲口,冰冰被折磨得昏死了过去。